首页 |搞笑 |游戏 |社会 |时尚 |母婴育儿 |家居 |汽车 |综合 |体育 |时事 |音乐 |国际 |文化 |美食 |教育 |娱乐 |情感 |财经 |星座运势 |旅游 |科技 |动漫 |军事 |健康养生 |宠物 |历史

华安证券案犯与前董事长走账千万 称分其3300万港元

2019-11-25 20:26:28  来源:匿名  浏览:1091次
判决书中所列的文件证据表明,华安证券于2001年1月8日注册成立,其法定代表人为王某,于2007年6月7日前进行年检。前董事长王永平因年龄关系将不再担任董事长。周某拿出5200多万元,并将其转入朱某的 ……

中国经济网北京9月23日电(记者蔡青)——近日,中国司法文献网披露的《周小川挪用公款二审刑事判决书》显示,2019年8月29日,安徽省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驳回周小川的上诉,维持原判。2019年5月6日,淮南八公山区第一审人民法院判定周某挪用公款罪,判处他五年有期徒刑。违法所得予以追回(已退还2000万元)。

判决显示周出生于1970年。1996年7月,进入安徽证券公司安庆第二营业部(注:华安证券前身)。2001年2月,他开始担任华安证券安庆人民路营业部总经理。2001年11月至2008年10月,任华安证券深圳彩田南路证券营业部总经理。

周利用华安证券深圳彩田南路证券营业部总经理的职务,挪用本单位资金6000万元,非法获利5294.122123万元。另外900万元的单位资金被挪用和转借给他人进行营利活动,共计6900万元的单位资金。

根据判决,周小川挪用了他单位的900万元钱,借给其他人牟利。这里的“另一个”是他的朋友王某。

王某是谁?

判决书中所列的文件证据表明,华安证券于2001年1月8日注册成立,其法定代表人为王某,于2007年6月7日前进行年检。华安证券([)2001]1号文件确认,华安证券第一次党政联席会议决定,代理董事长王某负责总体工作,重点是规划、财务和人事。

中国经济网(China Economic Network)发现,2000年12月28日,中国证监会批准该公司增资重组,并更名为华安证券有限公司,同时批准该公司为注册资本17.05亿元的综合性证券公司。任命王永平为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和代理总裁。

2007年初,根据安徽省委、省政府的决定,安徽农村信用社原副主席、副主席巩俐出任华安证券党委书记。他被提名为董事会主席。前董事长王永平因年龄关系将不再担任董事长。由于工作需要,原党委书记高忠将被调离华安证券。

根据判决,安徽省监察厅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被告周沄被捕的信息声明及其解释确认,2017年1月18日,被告周沄自愿供认,在担任安徽华安证券有限公司深圳彩田南路营业部经理期间,他利用内幕信息和从华安证券有限公司深圳彩田南路营业部借入的资金进行股票交易,并获得巨额利益,对此该机构并不知晓。

周的声明和辩护证实:大约在2003年底或2004年初,王去深圳出差,询问周的销售部门是否有钱。周说他没有钱,借给了公司进行自我管理。王某说,他会让自我管理部门提前偿还部分资金。他和周某制作了自己的股票,王某赚了60%,周某赚了40%。周同意了。

之后,周打电话给王,汇报了他以朱建国的名义开立了一个1000万元的股票账户的情况。王开始指示周通过这个账户买卖股票。每次销售都是王某做的,他通过电话通知了周某。周某按照王某的要求操作。2005年,当华安证券爆发债务危机时,债权人向他们的公司讨债。周把他挪用的1000万贷款本息一个接一个地还给营业部。所有的还款都是从朱先生的账户中支付的。我希望账户里只剩下200多万元。直到2007年4月,周小川和王继续使用这个账户进行股票投机。我希望股票账户的市值超过5200万元。

王某说他几乎赚到了钱,不会解雇它。周某拿出5200多万元,并将其转入朱某的存折。王安排周将朱棣文的存折和密码交给地下银行的一个名叫黄的中间人,黄是一名中年妇女。之后,周小川给了黄他哥哥周小川在香港开的石莲公司的账户。她给了周安某种古老的战略的身份证。周在深圳营业部开了一个股票账户,名字叫“古计策”。她把5000万元以上的钱转到了古计策的账户上,然后转到了关联公司的账户上。周某要求周某2帮忙在香港开个账户转账。周某2以其名义赴香港设立华策公司,向华策公司账户转账4800多万港元,并向周某2出借500多万港元。

4800万港元的周小川扣除了1500万港元,留下3300多万港元。根据王的要求,周要求周向王的妻子程某和他在香港的女儿王某2进行两次转账,一次是2000多万港元,另一次是1300多万港元。

王某的证词证实,2010年8月,厦门的周某表示,由于外汇管制,他在香港有一笔港币,希望兑换成人民币。他想通过地下银行把钱转到王某的银行账户上。王某当时同意了。

根据王的证词统计,周在2010年8月和9月通过一家地下银行向王的账户转账1156.23万元。根据王的对账单和王的证词,周在22笔交易中将1013.3万元转入或存入王的账户。王某分4批1049.5万元转让给周某。

根据华安证券官方网站的数据,华安证券公司,前身是1991年成立的安徽证券公司,是安徽省第一家专业证券机构。2001年,华安证券有限公司在整合原安徽证券公司和安徽证券交易中心证券资产的基础上成立。它是安徽省最早的综合性证券公司。此后,公司经历了全面管理和多次增资扩股。2012年,公司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2016年12月6日,公司首次公开发行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股票代码:600909)。

华安证券31岁的员工被任命为销售部门的负责人,挪用6900万股,非法获利5300万英镑。

淮南市八公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周某挪用公款罪。2019年5月6日,淮南市八公山区人民法院在万0405年初发布(2018)19号刑事判决书(即一审判决书和原审判决书)。

一审判决显示,周欣,男,1970年1月13日出生于安徽省芜湖市,具有大学文化。1996年7月,周在安徽证券公司安庆第二营业部工作(注:华安证券的前身),担任副经理兼经理。2001年2月至11月,周任华安证券安庆人民路营业部总经理。2001年11月至2008年10月,任华安证券深圳彩田南路证券营业部总经理(以下简称深圳彩田南路部)。

周在担任深圳彩田南路总经理期间,利用2004年2月5日至2007年7月1日的职务之便,挪用他人返还的6000万元人民币(除非另有说明)进行股票投机,获取非法利益。2004年2月6日至2006年5月26日,他利用职务之便,任意截留、出借他人返还给他人的900万元资金用于营利活动。

周小川为自己或他人返还了所有用于股票投机的资金。2017年4月18日,被告人周某的亲属代表周某向淮南八公山区人民检察院返还了2000万元赃款。

一审法院认定,被告周利用华安证券有限公司深圳彩田南路证券营业部总经理的职务,挪用本单位6000万元个人资金,非法获利5294.122123万元。此外,该单位900万元的资金被挪用和转借给他人牟利。挪用资金总额6900万元,数额巨大。其行为构成挪用资金罪。

被告周某自首,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挪用资金本息已全部归还,事后可主动归还,可酌情从轻处罚。

一审法院裁定被告周某犯有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违法所得予以追回(已退还2000万元)。

华安证券前董事长参与了周某的证词,并表示他与前董事长分享了46%的股份,并向前董事长转让了3300万港元。

法院发现,周利用职务之便,截留挪用6000万元资金,用于购买公民身份证信息,伪造身份证信息,并为深圳彩田南路朱某、曹某2、刘谋、甘某、石某2、石友群6个股票账户划拨资金牟利。

同时,周在其朋友王某、石某1和周文胤开立的两个股票账户中截留和挪用了900万元的资金用于盈利活动。

王某是谁?判决书中所列的文件证据表明,华安证券于2001年1月8日注册成立,其法定代表人为王某,于2007年6月7日前进行年检。华安证券([)2001]1号文件确认,华安证券第一次党政联席会议决定,代理董事长王某负责总体工作,重点是规划、财务和人事。

中国经济网(China Economic Network)发现,2000年12月28日,中国证监会批准该公司增资重组,并更名为华安证券有限公司,同时批准该公司为注册资本17.05亿元的综合性证券公司。任命王永平为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和代理总裁。

2007年初,根据安徽省委、省政府的决定,安徽农村信用社原副主席、副主席巩俐出任华安证券党委书记。他被提名为董事会主席。前董事长王永平因年龄关系将不再担任董事长。由于工作需要,原党委书记高忠将被调离华安证券。

安徽省监察厅关于被告周沄被捕的情况说明及其解释证实,2017年1月18日,被告周沄自愿供认,在担任安徽华安证券有限公司深圳彩田南路营业部经理期间,他利用内部信息和从华安证券有限公司深圳彩田南路营业部借入的资金进行股票交易,并获得巨额利益,对此该机构并不知晓。

周的声明和辩护证实,华安证券是一家国有金融机构,由SASAC省控制。华安证券深圳彩田南路营业部是华安证券的分支机构,不是独立法人。周先生于2001年底担任华安证券深圳营业部经理,主持整体工作。为了提高公司业绩,2002年或2003年,他以华安证券深圳营业部的名义,以购买安庆太湖县信用社、安庆怀宁县信用社、安徽省沈竹办事处等机构国债的名义筹集资金。两个信用社的金额约为8500万元人民币(货币未在下文说明)。融资款转入深圳营业部账户后,营业部未按约定购买国债。周小川将大部分资金借给华安证券投资总部进行自我管理业务(他投资了自己的股份),部分资金借给了营业部的客户。业务部主要赚取利息差额。当时签署的所有协议都有贷款协议,但由于这种行为违反规定,这些协议都没有记录在账目中,也没有由周先生保存在办公室。

大约在2003年底或2004年初,王去深圳出差,问周业务部有没有钱。周说没有钱,所以他把钱借给了公司进行自我管理。王某说,他会让自我管理部门提前偿还部分资金。他和周某制作了自己的股票,王某赚了60%,周某赚了40%。周同意了。因为在深圳销售部借给江苏的“不兑换黄金”公司2500万元之前,周小川让“不兑换黄金”公司的财务主管谭先生偿还了这笔钱。周小川以自己的名义将这笔钱存入深圳营业部开设的几个股票账户,借给了“无交换黄金”公司。当“无交换黄金”公司偿还这笔钱时,它也出售了这些股票账户中的股票,并将这笔钱转给了他。“无交换金”公司返还销售部门2500万后,借给王某500万,其中50万转到周文胤账户,450万转到石某账户。周小川将其中的2000万转到朱先生的账户上,将其中的1000万借给其他客户,并将资金转到以曹先生名义开立的股票账户上,并在王先生的指示下用朱先生账户上剩余的1000万进行股票投机。我希望周能开个账户。我希望销售部购买的身份证能在销售部开立一个股票账户。这个账户实际上在周的控制之下。销售部门获得的个人股票账户是因为一些客户为了股票交易的方便需要一些不相关的账户。销售部买了一些身份证,借客户开立股票交易账户。朱先生的叙述就是这样一个例子。这个人周和王不认识。该公司向深圳营业部借钱,作为正常的单位间贷款。周的公司把公共资金借给了集团,公司把借来的钱还给了业务部。

之后,周打电话给王,汇报了他以朱建国的名义开了一个1000万元的股票账户的情况。王开始指示周通过这个账户买卖股票。每次销售都是王某做的,他通过电话通知了周某。周某按照王某的要求操作。2005年,当华安证券爆发债务危机时,债权人向他们的公司讨债。周把他挪用的1000万贷款本息一个接一个地还给营业部。所有的还款都是从朱先生的账户中支付的。我希望账户里只剩下200多万元。直到2007年4月,周小川和王继续使用这个账户进行股票投机。我希望股票账户的市值超过5200万元。

王某说他几乎赚到了钱,不会解雇它。周某拿出5200多万元,并将其转入朱某的存折。王安排周将朱棣文的存折和密码交给地下银行的一个名叫黄的中间人,黄是一名中年妇女。之后,周小川给了黄他哥哥周小川在香港开的石莲公司的账户。她给了周安某种古老的战略的身份证。周在深圳营业部开了一个股票账户,名字叫“古计策”。她把5000万元以上的钱转到了古计策的账户上,然后转到了关联公司的账户上。周某要求周某2帮忙在香港开个账户转账。周某2以其名义赴香港设立华策公司,向华策公司账户转账4800多万港元,并向周某2出借500多万港元。

4800万港元的周小川扣除了1500万港元,留下3300多万港元。根据王的要求,周要求周向王的妻子程某和他在香港的女儿王某2进行两次转账,一次是2000多万港元,另一次是1300多万港元。周小川扣除的1500多万港元是他于2010年在厦门设立的。他把1500多万港币转到王的卡上,然后通过王的卡转到周的兴业银行卡上,最后转到聚富会公司的账户上进行公司运营。周小川向周小川借了500万港元。2009年,联合公司通过债转股向周小川提供了260多万股股票,这相当于周小川借出的500万港元。当时,这是一项口头协议。大约在2016年,安联在新的第三板上市。它的名字是安联。周小川的名字和持股情况反映在股东名册上。

王某证实,他与周某有密切的财务关系,并通过他的账户去地下银行赚钱。

证人王某的证词证实,王某自1997年以来就认识周某。大概在2010年8月,周在厦门说,他在香港有一笔港币,因为外汇管制,他想兑换成人民币,并想通过地下银行把钱转到王的银行账户。王当时同意了,并把他在中国建设银行厦门厦门厦门大学支行的银行账户和工业银行厦门观音山支行的银行账户给了周,允许周将钱转到这两个银行账户。2010年8月底至9月初,周向王某厦门建设银行厦门大学支行银行账户转账924.5万元,向兴业银行银行账户转账110万元。2010年8月31日,周还通过地下银行向王某交通银行深圳科技园支行银行卡转账1038993元和178345元。2010年9月3日,王将121800元从交通银行深圳科技园支行的卡转到厦门交通银行升平支行的卡上。同一天,他将126万元从升平支行转到周的银行卡上。

(出示王于2017年5月11日提供给八公山检察院厦门大学分院的王活期存款明细清单),以陈士第名义转账51万元,以蔡秦明名义转账49万元,以蔡秀轩名义转账50万元和18.5万元两次,以洪苏真名义转账49.87万元,8月现金存款5.5万元2010年8月31日,分别以佘朝民的名义转账50万元和49万元两次,以蔡秀轩的名义转账50万元和196,835元两次,以王金荣的名义转账50万元和136,360元两次,现金存款113,165元。2010年9月1日,43万元、100万元、70万元分别以陈果发的名义转账三次,现金存款6万元,以左翼的名义转账99.95万元,2010年9月3日转账138万元。这笔钱通过一家地下银行从周转移到王的建行账户。王某于2010年9月2日分两期将上述款项分别转入周某实业银行账户280万元和500万元,9月3日将1,430,500元转入周某实业银行账户,共计9,230,500元。剩下的一万元仍在王女士的账户里。(出示王某于2017年5月11日向八公山检察院提供的兴业银行厦门观音山支行的对账单)。2010年8月31日,以陈果发名义转账的110万元是周某通过地下银行转账给王某的钱。根据周某的要求,这笔钱于当天转入周某的银行账户。因为周告诉王通过地下银行转账到王的账户,这些转账的人不认识王,也没有经济联系,所以肯定是周通过地下银行转账的。(出示王某于2017年5月12日向八公山检察院提供的账户名称为王某、客户账号为60 XXX 12的交通银行流程文件)。2010年8月31日,通过6227003090350065877账户两次转入王某账户的103,8993元和178,345元是周某通过地下银行转入其银行深圳科技园支行的款项。2010年9月3日,王从该银行卡转账121.8万元至厦门交通银行卡,账号为35 XXX 09。这张卡现在的账号是62 XXX 57。(出示王某于2017年5月12日向八公山检察院提供的账户名称为王某、客户账号为62×57的交通银行文件),2010年9月3日转出的126万元是转入周某的款项。

2001年左右,周担任华安证券深圳营业部经理。2003年底左右,王将他的股票账户从夏新证券转到华安证券深圳营业部,并办理了相关开户手续。(出示资本账户号码为10×72的《证券交易代理协议》和《开立资本账户申请表》),本协议上“王某”的签名不是王某本人签署的,可能是周某或其他人代表他签署的,但本协议已获批准。资本账号也是王一直使用的资本账号。除了以王某的名义开户炒股外,王某还以“石某1”和“周文胤”的名义开户炒股。这两个账户是周某在开户后提供给王某的。他没有看到开户信息,也不认识这两个人。王某没有与周某签订从华安证券融资的合同。大约在2003年底或2004年初,周某利用华安证券深圳营业部以“石某1”的名义开立的股票账户为自己炒股,并将帮助王某融资的200万元存入石某1账户。2004年初,周小川再次利用华安证券深圳营业部以“周文胤”的名义开立的股票账户,让王小川炒股。同时,他还存了50万元,帮助他在这个股票账户上筹集资金。转入“石某1”和“周文胤”账户的所有资金都是周某借给他融资的,但周某没有向他提及具体的融资渠道。他还清了所有转账的钱,每次他需要还钱的时候,周告诉王准备好钱。王卖掉了证券账户上的股票,准备好了钱。他被要求签署证券公司的退出证书。周将钱从石某1和周文胤的账户转到贷方。还不清楚王被具体转移到谁那里。从“石某1”账户转出的资金,除了在销户时转入王某账户的900万元外,均为王某个人使用的利润款,通过该账户转出的资金用于偿还融资款和利息。股票投机期间从“周文胤”账户转出的资金也用于偿还融资资金和利息。他不记得账户关闭后如何处理剩余的资金。

据王某统计,2010年8月和9月,周某通过地下银行向王某账户转账1156.23万元。根据王的对账单和王的证词,周在22笔交易中将1013.3万元转入或存入王的账户。王某分4批1049.5万元转让给周某。

周某以“借”和“责行为”上诉

一审判决后,淮南八公山区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原审被告人周某提出上诉。安徽省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后,将案卷移送淮南市人民检察院审查。在此期间,淮南市人民检察院撤回了抗议。

周某上诉:第一,本案通过了“诉讼时效”,一审判决被法律错误适用;第二,周某对综合客户资金的配置和使用是证券市场的一种常见运作模式。它属于借款,而不是挪用。周某已经偿还了融资企业的本息,并向营业部支付了大量佣金,为营业部创收。他的行为是履行职责的义务行为,对社会无害,也不是挪用行为。3.华安证券深圳营业部向王某分配资金是一种融资融券行为。这也是业务部的一项业务。决定将公款归个人使用,为单位谋取利益,不构成挪用公款罪。四、周某在调查阶段返还的2000万元不应全部认定为非法所得,周某非法所得金额应为548.19万元。总而言之,据信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量刑过重。

除了提出与周上诉理由相同的辩护意见外,辩护人还提出:1 .周的行为是证券业典型的融资融券业务。周用融资融券交易筹集的6000万元资金进行股票投机后,使用至全收益期的收益归营业部所有(用于支付营业部的佣金和融资企业的本息)。在所有的钱都被退回后,曹某的2人和其他5人账户被关闭。只有朱某的剩余资金是37731.23元,周某过去一直在炒股。因此,只有周小川拨给朱先生账户的1000万元涉嫌挪用资金,而拨给曹先生、刘先生、甘先生、史先生和史友群账户是周小川履行职责,不构成犯罪。其次,华安证券深圳营业部向王某分配资金是融资融券行为,也是营业部操作行为,不构成犯罪。3.我希望账户资金余额37731.23元为非法收入,下周继续炒股的利润5294万元不要被视为非法收入。综上所述,考虑到周的自首、主动返还赃物,不仅没有给营业部造成损失,而且为营业部谋取利润等法定和酌定的减轻情节,周应被判处不超过三年的有期徒刑。

二审维持原判。

安徽省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了原判决的事实。证据是真实和充分的。在二审期间,检察机关、上诉人周及其辩护人没有提交任何影响案件事实的新证据。二审法院确认了原判决的犯罪事实和证据。

关于上诉人周某辩称本案已过起诉时效,经调查,《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条规定,挪用本单位大量资金或者不返还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刑法》第87条规定,犯罪在下列期限后不予起诉:(1)法定最高刑罚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的,为五年;(二)法定最高刑罚为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十年后执行;(三)法定最高刑罚为十年以上、十五年以下有期徒刑;(4)如果法定最高刑罚是终身监禁或死刑,则需时20年。二十年后认为有必要起诉的,必须报最高人民检察院批准。《刑法》第99条规定,本法中使用的“上面、下面和里面”包括这一数字。本案中,上诉人周挪用了6900万元资金,数额巨大。法定有期徒刑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法定最高刑期为10年有期徒刑。法定最高刑罚为10年以上有期徒刑,起诉时效为15年,因此本案起诉时效尚未届满。这部分辩护意见没有法律依据,二审法院不会接受。

关于上诉人及其辩护人认为周小川的行为是证券行业的融资融券行为,周小川向朱、刘、石、石、甘、曹账户分配6000万元已经向融资企业支付了本息,并向营业部支付了大量佣金,为营业部创收。他的行为是履行职责的义务行为,不具有社会危害性,也不是挪用资金的辩护意见。经调查,周利用其华安证券深圳彩田南路证券营业部负责人的职位,在深圳彩田南路开立了一个账户,账户上伪造了朱曹刘甘石的身份证信息,并挪用了6000万元到上述账户进行炒股。2005年5月16日,在偿还融资企业本息并支付营业部佣金后,炒股收益将曹某2、刘谋、甘某、石某2、石友群共548.109251万元非法收益存入朱某账户。第二天,曹某2、刘谋、甘某、石某2、石友群账户被注销。此后,周小川继续在一个账户中控制朱先生的股票投机,直到2007年4月12日。朱先生的非法账户收入总计52941221元。后来,某个星期把5000万元转到顾建新的个人账户,然后转到香港自己使用。上述周小川挪用单位资金从个人炒股中获利的事实,得到了周小川挪用公款从炒股中获利的相关陈述、文件证据和证人证言的证实,这些都是相互确认的,足以予以确认。这一部分认为,辩护意见与查明事实不符,二审法院不会接受。

关于上诉人及其辩护人认为华安证券深圳营业部向王某分配资金是营业部的经营行为的辩护意见,周某决定为单位利益将单位资金用于个人使用,不构成犯罪。经调查,周利用其华安证券深圳彩田南路证券营业部负责人的职位,在其朋友王某、石某1、周文胤开立的两个股票账户中挪用900万元单位资金进行盈利活动。从贷款形式和程序来看,本书中没有华安证券彩田南路营业部与王某之间的融资贷款合同,也没有履行相关审批程序。并以王某的证词予以证实。上诉人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的这一部分没有证据支持,二审法院不会接受。

安徽省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上诉人周利用其作为华安证券有限公司深圳彩田南路证券营业部总经理的职务,挪用本单位资金6000万元,非法获利5294.122123万元。此外,单位资金900万元被挪用转借他人牟利,累计6900万元,数额巨大,构成挪用资金罪。上诉人周自首,可以依法从轻处罚。周挪用了所有资金的本金和利息,并在事件发生后主动归还了赃物。他可能会受到适当的从轻处罚。原审确认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可靠充分,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是合法的。淮南市人民检察院撤回抗诉的请求符合法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一、淮南市人民检察院可以撤回抗诉;2.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这是最终裁决。

资料来源:中国经济网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浙江快乐十二 pk10开奖 浙江快乐十二 pk拾

 责任编辑: 匿名